×

Loading...

@Moncton

Topic

This topic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 枫下沙龙 / 谈天说地 / 【转帖】只要立场站得稳,造“爱国”谣也无所谓?——作者:海边的西塞罗 【转帖】只要立场站得稳,造“爱国”谣也无所谓?——作者:海边的西塞罗 +2

    https://mp.weixin.qq.com/s/sqRWDWqGMP8ZJ_lJQSk9Tg

    登月造假论者们,搞起了“敌在中科协”。

    说个挺有意思的事儿,前两天“阿波罗登月”造假的传闻在简中舆论圈里又掀起了一轮热潮。

    热度高到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在微博上发了个帖子,表示众多证据表明,阿波罗系列任务没有造假,宇航员也确实登上了月球。希望网民们不要再传播相关谣言了。中科协是国家的一级协会,再正经八百不过的官方机构了。它出场按说是有相当的说服力的。

    不料帖子发出之后,居然“碍国”大v带着他们的粉丝不服,最典型的反驳是:你那个什么科协(他们大约不知道中科协是多大的单位),凭什么给美国人辟谣?只有NASA有权给阿波罗计划辟谣!

    我觉得吧,这个杠抬得就多少有点没意思了。

    首先,这话说就挺不和谐的,因为如果按照“造谁谣,谁才有资格辟谣”这个逻辑,那以后再发生某个国内新闻事件,有人造谣生事,我们这些公众按照常理推断觉得这个谣造的很扯,是不是也没有资格辟谣?要由着寻衅滋事者胡来?非要等到相关部门出个官方通告才能跟造谣者battle一下呢?如此一代舆论场上会滋生多少不稳定因素?这个说法的宣扬者是唯恐天下不乱么?

    或者话说的更直白一点,中科协都官方下场辟谣了,你都不听,你想听谁的?

    其次,持此论者口口声声说“只有NASA才有资格辟谣”,说的好像NASA真给个说法他们就会听一样。可实际上呢?且不说NASA有没有闲心搭理这些本就从英文世界倒卖过来的二手地摊阴谋论。就算NASA真的回应了,这帮人就会信么?

    闭着眼猜猜,我都能知道这帮人到时候会怎么说:NASA是美帝的机构,它出面辟谣更说明在文过饰非,凡事信NASA不信我的都是汉奸!

    是了,这其实才是眼下很多所谓“阿波罗登月怀疑论”者的心里话:我怀疑阿波罗登月造假,就算怀疑的荒诞不经,我也是爱国啊!爱国无罪!你摆事实讲道理,辟谣我的理论不值一驳。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又怎样?抛开事实不谈的,先问你一句,你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你辟谣这个是不是在给美帝张目,你这个汉奸美狗。

    而在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阿波罗登月造假”阴谋论之外,其实无数这种“爱国谣”,正大量的方生方死,赚取着消耗受众理智的流量。

    比如昨天,伊朗总统莱西和外交部长刚刚被证明在空难事故中死亡,今天网上出了大量爆款流量文,隐隐戳戳或言之凿凿的宣称这事儿就是美国和以色列一起弄得。流量之巨大、数目之众多,都把我看乐了。人家伊朗政府自己都才刚刚宣布要展开调查,简中互联网一堆大仙就已经开了千里眼,先未卜先知把凶手都找准了。你们真要算的这么准,那俄罗斯的克格勃、美国的CIA,英国的军情六处就都下岗就好了么。

    实际上,调用一点最简单的逻辑思维,你都能知道美国和以色列真去策划这场暗杀可能性微乎其微。道理跟去年普里戈津乘坐的飞机不可能是乌克兰或北约打下来的一样——如果美国或其盟友有这个能耐,能把伊朗或俄罗斯如此核心领导人的飞机搞下来,那说明这些国家应该已经被西方渗透成筛子了。那既然如此的,美国人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搞个大的,把这些国家更核心的领导人给刺杀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呢?

    实话实说,就像政变失败后已经过气的普里戈津一样,莱西这个人虽然名为伊朗总统,但对西方是没有什么刺杀价值的。

    就像昨天《伊朗总统死了,这事会有多大影响》一文我已经讲过得。伊朗目前的权力,被牢牢掌握在其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手中,哈梅内伊的两个儿子马吉塔巴和穆杰塔巴。两个人都已经被父亲提拔为了仅次于最高宗教领袖的最高教职大阿亚图拉,且一个掌握着最精锐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一个控制着人数最众多的伊朗民兵。今年三月份的伊朗大选中,改革派都被清退了,伊朗议会现在清一色的极端保守派。

    这个时候,你说以色列或者美国苦心废力去刺杀一个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权力的伊朗总统,能有什么实际意义?

    这相当于什么?

    相当于三国演义里,“诈病赚曹爽,权归司马氏”都演完好多集了,你突然硬着头皮愣说,当街刺杀魏国橡皮图章皇帝曹髦的那个成济,是蜀汉派来的资深卧底?诸葛丞相的心腹?

    就算是司马昭,也不敢让大魏老百姓信这个谣吧?

    所以什么美以暗杀莱西这种话,稍微懂点脑子的人就知道不靠谱,不信你等着看伊朗那边的调查结果——虽然有非常强烈的反美反以宣传需求,但伊朗政府查到最后,是绝不会得出一个“美以刺杀莱西”的结论的。实在过于天方夜谭。

    但这件事,对此刻在简中互联网上造这个谣的大v们而言其实无所谓,因为他们知道愿意听这一套的韭菜们是只有情绪不讲逻辑,且极度健忘的。等调查结果真出来了,他们又会义愤填膺的奔赴下一个“爱国谣”战场,收割下一波流量韭菜——就像一看到中科协这种国家队下场,精明的大V其实已经开始收了声,只剩下几个无知者无畏的还在愣问“中科协是个什么协会?”一样。

    再普及一下常识:中科协,国家直属的正部级单位,现任主席是中科院院士。这个身份打某些大学都没上过的所谓大v,算杀鸡用牛刀了吧?

    只要立场站得稳,“本心是好的”,造谣无所谓。这种思维在我们的文化中古已有之,但在当下的简中互联网上,却被越来越多的人滥用,以至于最终发展到了野生“爱国大v”打着这个旗号硬刚“官军”的地步,看这帮人气势汹汹的架势,感觉就差喊出要“汉奸在体制内”、“尊皇讨奸”了。

    而这种“爱国谣”能够被追捧,背后其实有一种受众普遍存在的更可怕的思维。那就是很多中国受众,真的正在把敌我思维带入到对国际关系的思考中,进而认为立场要比常识更重要。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思维习惯。因为一个社会赖以运行的基准是常识、良知和底线,如果给了那些号称自己“立场正”的人一张随意造谣的通行证,那么这些准则就会被毁坏,最终让社会的发展无以为继。比如你因为爱因斯坦是犹太人、或者认为他“有奶就是娘”就不承认他的相对论。那么接下来的结果就是你物理学发展受阻。

    而这样的故事在很多疯狂年代是真实发生过的,比如苏联曾经下大力气发展生物技术,可是最终苏联的生物科学落后了西方几十年。原因就在于苏联除了李森科这种以立场定是非的混蛋“学者”,他捡起早已经被学界否定的获得性遗传假设,并把这套理论强行定义为“革命的”“苏联的”“社会主义的”。而将真正科学的基因突变学说打成“资本主义的”,明明是科学问题,非要说成是立场问题,把苏联学界糟蹋了个一塌糊涂。

    搞到后来李森科都成了苏联段子了。说苏联科学院开会,李森科在会上批驳摩尔根的基因论,宣扬他的“ 获得性遗传理论”。

    著名物理学家朗道听不下去了,站起来提问:“您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割掉一只牛的耳朵,并把它后代的耳朵也割掉,这样一代一代下去,总有一天我们就能培养出一种不长耳朵的牛?”

    李森科想了想后回答:“对,就是这样。”

    朗道说:“很好。那么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女人在出生时都是处女呢?”

    而李森科对此问题的回答是:“……郎道!是一个走资产阶级路线的卖国学者!

    你跟他讲常识,他愣说他这是科学,你真跟他讲科学,他又跟你讲立场。碰上这样的流氓,真的无解。

    今昔对比一下,你看看如今被中科协驳的恼羞成怒、进而发出“汉奸在中科协”的那帮“爱国谣”制造者们,跟当年的李森科——像不像?像不像?就问你像不像?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真假有待考证的苏联笑话,居然会在简中互联网上迎来现实版的致敬。

    奉劝这帮人,不要总把科学问题,换算成立场问题——如果你受教育程度比较低,分不清什么叫科学问题的话,那请至少不要把智商问题,硬说成立场问题。

    文章结尾,我还是忍不住好奇:

    这年头,能信登月造假的受众中,还真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么?

    如果有,那我只能说,这是我们大学教育的悲哀。

    毕竟在美国,信这个阴谋论的人确实也有,但可都是帮红脖子……

    相关文章:

    假如美国真敢在这么大的事儿上造假,那么……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我的《小西漫谈》栏目:

    本文3000字,感谢读完,长文不易,喜欢请三连加关注。